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013的文章

[生活隨筆] 木棉花開時

圖片
木綿花開時 『木棉道』是民歌鼎盛時期,大家幾乎皆可朗朗上口,哼唱幾句的校園名歌之一。 說到這裡,眾看官可能可以猜到阿姐芳齡幾許。(一笑 ~~) 每每見到木棉花開,總會不自覺的哼起  ~~  紅紅的花開滿了木棉道,長長的街好像在燃燒,沉沉的夜徘徊在木棉道,輕輕的風吹過了樹梢 ~~  年輕歲月就像從未消逝般,跟著木棉花一起燃燒.... 又消逝.... 那日在捷運月台上見到盛開的木棉花,對著花看了許久,正在清理月台的清潔婦人見了,對我說: 「這花很特別,它有三種顏色的喔! 之前是大紅色的。」  我想她說的應該是含苞時的景象。 「就像我手套的這種紅色啦!」 婦人指著她手上雙色的塑膠手套說著。 「現在開的花是橘紅色的,過一陣子就變白色的了」 「變白色的時候啊,吹得整個月台都是ㄟ!」  婦人繼續說著。 「對啊! 是木棉花的棉絮哩!  那時妳一定特別辛苦了!」     我對婦人說著,並在心裡默默的說著謝謝您。     婦人點點頭靦腆的笑了。 「我跟妳說,我們這一站的花特別漂亮,比下一站的花還漂亮喔!」     婦人露出驕傲的神情,說著。 沿著捷運復興南路的木棉花,不分軒輊的開著。 我想起捷運月台上清潔婦人驕傲的神情,想起她說起綿絮在月台上紛飛的靦腆。 我由衷的在心裡謝謝身邊守護著我們的各行各業的人們,因為有了您們對自己職業的驕傲與執著,我們才得以擁有這麼一個美麗的家園。 職業無分貴賤,有的只是你對自己所擔任的職業與職掌的那份心,只要有心與用心,我們都可以為自已所做的付出與貢獻感到驕傲。 木棉道  (摘自youtube 王夢麟) 紅紅的花開滿了木棉道 長長的街好像在燃燒 沈沈的夜徘徊在木棉道 輕輕的風吹過了樹梢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 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 木棉道我怎能忘了 那是夢裡難忘的波濤 啊 愛情就像木棉道 季節過去就謝了 愛情就像那木棉道 蟬聲綿綿斷不了

[生活隨筆] 尺八。老人。紅線

圖片
尺八。老人。紅線         孔廟中庭吹著尺八的老人,一邊吹著手上的 樂器,一邊輕輕的含笑點頭致意,我輕輕地合起雙手鼓著掌,向老人致意。         老人:好聽嗎?         我說:好聽。 您吹的是簫嗎?         老人:這是尺八,是一種日本樂器。 (註:尺八為笛子的一種,在唐朝出現,後來傳到日本,                            成為日本古典音樂的代表樂器之一,在日本成型時間為江戶時代。  摘自維基百科)         我說:這笛聲好美,在這中庭剛好有迴音迴盪,更是好聽。         老人:就像餘音繞樑,對吧!  (老人笑開著說)               老人繼續吹奏著他的尺八,一位推著輪椅的老人在旁邊靜靜地坐了下來,老人輕撫著輪椅上的老伴,用著關愛的眼神與輪椅上面無表情的老伴對話,那柔和的眼神跟那笛聲一樣,厚實又溫暖,餘音繞樑心生迴盪。         老人:我已經吹了五十年的尺八了,我到處都有去吹奏的喔!我出過六張的CD。         老人將他的CD曲目以及他的報紙報導拿給我看,同時對著旁邊的老人說著話。         老人:出來走走比較健康,空氣也比較好喔!         老人:我小時候住在這附近,現在我每天早上來這裡吹給孔夫子聽。下午去北投文物館                     吹給人聽。         老人笑了!  我也笑了!         老人推著輪椅走了,穿過繫滿著祝福木片的紅線,紅線載滿著寫著滿滿祝語的祝福。         老人推著輪椅上的老伴,走過前世今生月老繫上的紅線,老人推著輪椅上的老伴,無怨無悔的伴著,共度今生今世的幸福。

[生活隨筆] 美好來自生活的細微

圖片
美好來自生活的細微 假日何處去,市場買菜去; 週休家無休,心情休假去。 職業婦女假日常做或必做的,應該是上市場採買一週的口糧或手作菜品。 自從貓兒唸了大學,省了做便當的差事,下廚的時候便愈來愈少,偶爾也會嘴饞想吃吃自己的媽媽味,上市場買菜去。 今天順便踅到市場旁的學校逛逛,見到一些寫生的銀髮族,是真的可當爺爺奶奶泛白頭髮的銀髮族,在校園內寫生。兩三株吉野櫻剛好在教室旁盛開著,聽到老師對畫著素描的同學說著,可以細細觀察那花的線條,說著看那好美的線條。 我不禁對這年輕老師起了好奇心,老師說今天是戶外寫生課,帶同學來寫生,先讓學生將線條畫下來,將眼睛所看到的記起來,回去後是畫水彩畫。 年輕老師說,希望能帶領同學看到美好的景物時,也能觀察到細微的部份,有很多細微的東西可以觀察的例如線條;老師繼續說美好的景色不必捨近求遠,也不需與別人一起擠在景點裡,像現在這樣反而可以很舒服的寫生。 年輕人繼續說就像他看到我靜靜的在櫻花樹前,慢慢的拍著花一樣,應該可以感受與觀察到更細微的東西與美好景物之美。 阿姐想起了我那教攝影的同學老師說過的話,同學老師說你越細細琢磨,所觀察到的構圖愈美,你可以試著以不同的角度,調整不同的位置,找出它最美好的面相與構圖。 世間美好的事物,在我們細細觀察與品味下,都可以觀看到各種不同的美好。 用不同的角度、觀點與位置,找出我們認為美好的一面來留存,所有的美好都是透過自身觀察的那扇窗,不論是用眼睛、以畫筆、由鏡頭或以心靈之窗來感受。美好來自於自己願意用更細微的觀點與不同的角度,觀看世間萬物。 後記:今日媽媽味假日餐,栗子蒸飯、蕃茄馬鈴薯 海鮮 濃湯、水煮毛豆、水煮玉米筍、一大堆水果。

[生活隨筆] 永遠二十八的石爺爺

圖片
永遠二十八的石爺爺 不記得自己是在何時與 Rock Sir 當起了網友,只記得是在第一次人資課程中一位老師的部落格上,與 Rock Sir 在網路不期而遇,當時自己是初入人資叢林的小白兔,對於人資界的大老們一無所知,只知道老師尊稱石 Sir 為老師,那阿姐就當做祖師爺來看待,但石 Sir 卻要我稱其 Rock 即可,由於無任何知識與常識,只能與石 Sir 閒話家常,便也一路這般的與石 Sir 由部落客,到社群到臉書,見到石 Sir 永遠走在時代的尖端,永遠與新科技新視界接軌。 我找了石 Sir 在我 Yahoo 部落格留言的日期為 2008/1/3 ,那想來阿姐在 2007 前便已跟石老師當了網友,而那時還真不知石 Sir 何許人也,只以為是遠駐在洛磯山脈的某位俠客。 二年多前到美國總部出差,石 Sir 知道了更邀我順道造訪,一時間叫阿姐受寵若驚,網友身份的我竟如此受邀,可見石 Sir 待人的真誠與熱情。 後來慢慢在人資友人間知曉,原來石 Sir 是大大大老級的人資寶,而我這亂入人資叢林的小小小菜鳥,竟這麼不明究理的與石 Sir 當了這許多年的網友而不自知,石 Sir 的平易近人可見一般。 上週六 (2013/3/16) ,終於有幸與網友石 Sir 相見,石 Sir 親切與每一位朋友問好,並關心每一個新識與舊友的狀況,石 Sir 用著熟練的中文打字將當天的相片,馬上 PO 上臉書,並秀著他以漢音拼字的 QQ 、微博等簡體社群。我們除了嘆為觀止外,並自嘆弗如石Sir的科技先進。   在回程的捷運上,石 Sir 問著阿姐有什麼計劃,關心的專心聆聽阿姐想做的事,專注的提點阿姐要注意的事項,在轉車的捷運月台,道別時頻頻揮手的石 Sir ,遠望依舊挺立與透著剛毅的石 Sir 身影。 讓我從來無法想要稱您一聲石爺爺,因為在我們的網友互動中,您就是二十八的石 Sir ,生動活潑並逗趣的與我話家常的石 Sir 。         很高興知道石 Sir 有大江大海的回憶錄書寫計劃,期待石 Sir 穿越時空的軍旅生涯、職場人生等生命故事,我那永遠二八的 忘年網友 石 Sir ( 別人口中的石爺爺 ) ,我們期待您的大江大海。

[職場人生] 枝草點露

圖片
枝草點露         與大貓晚間慢走運動時,大貓問道:第一份工作要如何選擇,是找大公司還是小公司?            黑貓心想這可是大栽問。         大公司有大公司可學習的制度,但對新鮮人來說難以一窺其貌,僅能像螺絲釘般各司其職,但若表現優異,卻也有較明確與多元的晉升管道與機會。小公司由於人員精簡,所接觸到的可能多元且雜,若能努力用心與不計較工作繁瑣者 ,倒是可以學習與觀察公司與工作全貌,至於未來能否跟著公司一起成長,也要看公司的走向是否跟得上市場的腳步,因為小公司的口袋不若大公司的深,禁不起錯誤的失敗與嘗試創新中的一再失敗。         黑貓想想只能回答:要看工作的內容,能否讓你真的學到一技之長,以及是否是你喜歡學習的。 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有一個好老板。         這下大貓對黑貓的答案覺得混沌起來了。         黑貓只能說,不管大公司或小公司都有可學習與效法之處。         即令僅是大公司的小螺絲釘,只要有心用心,資源豐富的環境,到處都可深究。 小公司的精簡,可能有從無到有的機會,也有看得見的前因後果事件,都可以是工作上可以累積的養份。         職涯無涯,第一份工作固然重要,但有時不全然能盡人意。 在盡人事聽天命的當下,可能只有抓住每一個可以累積實力的學習機會。所有的大都是從小開始慢慢茁壯。         一枝草一點露,世間萬物皆有可觀之處,那隨處可見草叢中的不知名小花,都可為你顯現百般風情。 無論你現今身處何處何階,枝草點露,天生我才必有用。

[生活隨筆] 鄉居。查某人

圖片
鄉居。查某人 查某人在鄉下是不需要名字的, 尤其是一年回鄉一兩次的查某人。 剃頭阿珠的騎樓是曬冬陽的好地點, 一條長木椅在騎樓屋簷下, 屋簷剛好擋住曬在臉上的陽光, 又可以滿身照得在暖暖冬陽下。 一起曬冬陽的不知名阿嬸與剃頭阿珠, 聊著哪邊有可以插花的黑白棋, 阿嬸看著我與阿珠嬸閒話家常, 說著:都市人這樣就挺好的了, 剃頭阿珠說:她是xx嬸在台北的媳婦。 阿嬸重複的說著:都市人這樣就挺好的了。 原來都市人在鄉居人的定義是: 不與人來往與不互相搭訕的都市人。 洗頭阿胭的美容院總是敞開著大門, 阿胭總不在店頭, 常看到等著洗頭的人在店裡的椅子等待, 一會兒阿胭便騎著機車趕到。 以前聽說一大早就到果菜市場打零工, 還兼了許多其他零工, 阿胭獨自撫養兩個小孩, 阿胭總是打扮的鮮豔明亮。    過年期間鄉下的查 甫人, 是真的放假了的 查 甫人。 街坊的騎樓下放著桌椅, 查 甫人在暖陽下打著麻將, 觀戰的與正在戰局的 查 甫人 懶洋洋的 曬著太陽。 過年期間的查某 人是最忙碌的, 從除夕前忙到年後, 甚至忙上一整年。 總管說南部的冬陽適合老居, 鄉居的那幾天 名字就叫「xx的 查某 人」, 我想起許久以前用的部落格便取名Nobody, 查某人就叫Nobody, 這樣的稱呼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