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013的文章

[阿姐看電影] [藍色茉莉] 在Blue Monday看Blue Jasmine

圖片
        在Blue Monday下班後,看Blue Jasmine該是怎麼樣的心情。          當接到Line傳來固定週一晚課老師請假的訊息,腦袋瓜不假思索的找著Blue Jasmine的場次,用網路優惠訂了票,卻沒來得及在時間內取票,還是花了原價購票,一整個給Blue了起來。 偌大的電影院沒幾個人,一整排座位就讓你一人獨自Blue。         伍迪·艾倫的黑色幽默,某些情節叫人忍不住笑了出來,但那笑大多時是裹著無奈,是那種可以帶有淚光的笑;演技一流的演員們,將角色的性格詮釋得淋漓盡致, 凱特·布蘭琪飾演 活在「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生活」的落難貴婦Jasmine,即使心知肚明先生商場行徑的不法,以及一連串的外遇,也習慣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心態,繼續過著優雅的名流貴婦生活,直至友人點醒以及先生提出離異時,情緒崩潰下的出賣了先生,終究失去了所有的榮華富貴與家庭。  即令富貴已盡,仍活在過去的生活幻影中,在投奔同為被領養的妹妹時,也不斷的以自己的生活品味與價值觀,批判妹妹選擇男友的品味不佳。 片中以兩個時間軸交叉著放映,用女主角不斷的Murmur獨白,交待著不同時序裡人事物的連貫性。 兩位演技出色的女主角,將兩位個性背景截然不同的女性性格,表現的絲絲入扣,但同樣的不管選擇的是怎麼樣的生活,以及願意接受何種品味的人生,兩位皆是擁有內心自我選擇權的獨立女性。         飾演妹妹Ginger的莎莉霍金斯,是一位願意接受現況的女性,從小在有先天優勢條件的姐姐陰影下,以較無自信的自我生存著。 但卻不怨天尤人反倒願意襄助來投靠自己的落難貴氣姐姐,也開始接受姐姐給予的品味建議,試著在社交場合結交從事較原男友有格調工作的新男友,一位從事音樂行業別的男人,孰知卻是一位已婚男士。 在看清事實後再度回到用真性情愛著自己的男友身邊。  也開始回應姐姐對男友的不斷批判攻擊,一位接受自己並認清自己所能擁有的現況的女性,如男友品味以及當個賣場收銀員可供自給自足的生活。         那已然落難仍佯裝高貴的虛假作態貴婦,或許是已成了習慣的習性,或許是不願遺棄自己過去曾經有過的美好。 於是雖然好不容易有了另一個可以嫁入豪門的機會,也因為謊言被巧遇的離異妹夫揭穿而泡湯。  於是包裹在自以為仍舊高貴的美麗泡沫逐一隨風而逝,一生接納並活在謊言中的自己,在一層層謊

[阿姐看電影] [寂寞拍賣師] ─ 寂寞 vs. 空白

圖片
                  電影通常都會以某些具象或意象的表徵或語言,來詮釋片中想表達的意涵,這部片子的中譯名片已直接階露出本片想詮釋的意涵 ─ 寂寞。          一位幾近潔癖的藝術品拍賣師,一直活在自己可掌控的空間內,片中主角藝術品拍賣師在外界的任何場合,都戴著一副手套,他的衣櫃間甚至有著專門擺置手套的空間,那一雙雙不同顏色的手套,像極了手套專賣店。   即便是自己在餐廳用餐也戴著手套進食,同時使用自己專屬的一套餐具。         手套,象徵著與世人隔離的屏障與布幕,直至他打開心房接受了ㄧ份從來沒有擁有過的愛情,於是他脫下了手套,在欣賞與自己類似性格的戀人之時,是不是也同時在與自己交心。  於是在對方亦步亦趨的牽引下,摘下了自己的手套與心防(心房),同時引領對方進入自己內心的私領域,那原本不敢正視女人的童子心,那收藏著不同女人肖像的虛擬的情愫與愛慕,終得以摘下手套與那道對女性又畏又愛的紗簾。         孰料,所有的一切竟是一齣戲與一場騙局,在拍賣會上喊價交易的爾虞我詐,以為找到物以類聚的知己知彼,全都是虛晃一場。 只有假豪宅的真正主人,每日在對門咖啡廳的數數兒是真實的。  最終拍賣師珍藏的藝術品全數被仙人跳後,拍賣師還是到戀人談及的,有著時間齒輪名為「日日夜夜」的咖啡廳,此時他已不復昨日的獨自,卻聲稱在等著友人的讓餐廳備了兩份餐具。  但那終究是持續孤寂與讓時間齒輪不斷啃嗜著的日日夜夜的寂寞。         劇中不斷出現的字眼:「每個贗品都有其真實的一面!」,每件維妙維肖的複製品仿製者都會為自己留下些許足跡,本片以愛情作為膺品鋪陳出寂寞的品質,那留下的足跡是否是那真實的時間齒輪下的日日夜夜的寂寞咖啡廳。 劇終那失去擁有的主角在時間齒輪的咖啡館內,說著他尚在等待友人的到來,實則仍是一個人的獨享餐桌,那日日夜夜在時間齒輪下的行走,帶著過往曾經擁有的傷痛。 電影終了那時間齒輪下的畫面,是帶著痛的孤寂。         與友人分享電影『寂莫拍賣師』觀後感時,畫家友人說:「因為曾經擁有所以倍感寂寞」。  擁有之後的孤單與落寞,叫傷痕難癒,那寂寞帶著痛。         我說:「若果選擇空白能否遠離寂寞」,既然擁有之後便是寂寞,不如選擇空白;沒有獲得也沒有失去,是不是會遠離寂寞?!

[生活隨筆] 聖誕夜語~~

圖片
Merry Christmas! 祝我的朋友們有個開心聖誕趴! 不管你今天有沒有趴,也要早早下班假裝去跑趴! 不管你今天有沒有攤,街上擺攤的路人甲也是攤! 不管你今天有沒有趴,街頭閃爍聖誕燈光也是趴! 不管你今天有沒有趴,自在開心天天都是快樂趴! 你問阿姐有否去趕趴,阿姐還在公司趕著加班攤! (Lynn 心情小語 2013.12.24)

[阿姐趴趴走] 周末躂溜篇:在陰雨天找尋彩色周末

圖片
    濕冷的周末假期,想著趁雨滴稍歇出去躂溜 不遠處的松山文創開幕迄今一直沒機會逛過 之前曾試圖探訪,無奈路癡的阿姐 將松山菸廠尋到了松山醫院 一整個方向大爆走     早上人潮尚未聚集 剛巧遇上50年巡迴展的老夫子 屬於我們這個年代的漫畫 就屬老夫子與諸葛四郎     尚滴著小雨的濕冷空氣中 老夫子展區的鮮紅時空叮叮車與亮麗塗鴉牆 讓空氣變的活潑溫暖起來        走到國父紀念館騎了黃色Ubike 到信義商圈尋找更多的色彩 原想在威秀影城看藍色茉莉 長長的人龍與人潮讓人打消此意 今年商圈的顏色是亮麗的藍       大小朋友們在藍色聖誕造景前擺著姿態 這裡也是我與貓兒過去在此時節 會來擺首弄姿的地方     聖誕時節是個充滿祝福的季節 在陰雨的周末尋找彩色假期 也尋找節慶的氣息 在充滿顏色與聖誕祝福的音樂中 祝福身邊的親友們 有一個彩色佳節 對了! 今天是冬至!    

[生活隨筆] 2012.12.20 周末履約日

圖片
每到TGIF就想用亮麗的色彩宣告週末的到來 週末是工作週的最終期待或等待, 週末也是工作外角色扮演的履約。 阿姐昨天晚上跟著媽咪看馬戲享童趣, 本以為我們會是年紀最資深的觀眾群, 沒想到進場時見到的是一群資深觀眾, 與阿姐年齡相彷者帶著長者共同觀賞, 原來追尋童趣是不分年齡的共同夢境, 阿姐與阿母在馬戲的夢境裡共度童趣。 弗論您在週末的角色扮演與行程為何, 阿姐送您昨晚看到的多彩燈光與夢境, 祝您有個愉快的週末假期 (Lynn 心情小語。 2012.12.20)

[生活隨筆] 2012.12.19 金色蘆葦弧

圖片
在滴雨的濕冷日子裡,想念閃著金色光芒的蘆葦弧。 那個週末在潭邊相遇,於風中隨風搖曳輕擺著腰枝; 我在風中守候與等待,等候那迎風吹彿的柔軟風姿; 那美麗的弧在陽光下,淡淡金光籠罩著婉約的身段。  (Lynn 心情小語。 2012.12.19)

[阿姐趴趴走] 街角之美 ~ 南門工場與呦呦藝術咖啡

圖片
(不同的樟木介紹與樟腦油煉製法展示) 週末在植物園遛搭後,在南昌街的轉角不經意的被一棟建築吸引, 原來是才開幕沒幾天的台灣博物館分館─南門工場。 館內清淡的沒幾名遊客,工作人員正在互動導覽區看著尚不靈光的互動銀幕, 我說都不知道這裡有這麼美的展館,笑著說自己是聞著樟木香而來。 已有些年紀的館內人員用不勝唏噓的口氣說,目前展館為過去的倉庫遺址, 僅佔過去腹地的八分之一而已了;也估計不會有多少人知道這裡專程來探訪的, 阿姐說來過的人都會介紹的啊 !   就讓阿姐碎碎唸嚕 !     大廳外庭園內的碩大的百年樟樹,枝庾覆蓋著紅樓與小白宮,中庭的噴水池突地噴出水來,大小遊客們為這突然而起的水舞驚呼。     百年樟木與呦呦藝術咖啡相映成趣     古木參天。楊英風,1995,紅豆衫木,高約560公分 創作理念:「古木參天」作品完成於一九九五年,為慶祝臺灣光復五十週年慶而設計製作,作品取材自近千年的紅豆杉古木,以簡潔四刀切割成大小不一的五塊,高低錯落配置。以單純、樸實、宏觀的造形語言,傳達中國美學藝術天人合一的境界,展現氣勢磅礡的現代景觀雕塑。 ( 摘自作品介紹 )   矗立於咖啡座內的千年紅衫「古木參天」,令人望而生威與心生感動。           原以為是賣店的咖啡座,有著精細的雕刻藝術,近觀才發覺是楊英風教授的木雕博物館兼藝術咖啡廳,取名楊英風博物館呦呦藝術咖啡。             「呦呦」為楊英風教授的字,呦呦鹿鳴,食野之萍(詩經)。林苑野鹿,覓得甘泉,發聲呦呦,乎朋引伴,共引清流。 目前由楊英風教授之子負責藝術基金會,希望能將楊教授所接引的文化活水,仍涓涓分享於後生。 ( 節錄自楊英風美術館網站,呦呦藝術事業源起 )   認識南門工場,網址連結  台灣博物館-南門工場 南門工場的園區景觀頗美,緊鄰著楊英風博物館呦呦藝術咖啡 南門工場園區景觀     

[生活隨筆] 空白之美

圖片
友人遠道而來約著找個時間敘舊 約著約著不一會兒旋又踏上歸途 沒有來得及敘述流失的過往 沒有來得及填補斷訊的空隙 於是那斷訊的空隙依然留白 那一大片空白任你自由揮灑 那似有似無的情愫 沒有茶與咖啡加味 恰如淡茶色的秋 也仿若楓紅火焰 在空白的間隙漫舞

[生活隨筆] 2013.12.06 心中的太陽

圖片
TGIF~~ 今天。天氣陰 又到了一週的最後一個工作日, 不管從事何工作與行業, 是否有正常的朝九晚五, 願隨時找到心中的太陽, 永遠保有一顆溫熱的心。 (Lynn 心情小語。 2012.12.06)

[生活隨筆] 玩樂(ㄩㄝˋ)人生

圖片
近來與貓兒國中樂團的義工媽媽們一起玩樂 ( ㄩㄝˋ ) ,我們這一群已跟著孩子踏出校門許久的義工媽媽們,總在一年一度的樂團年度發表會碰面,看著樂團十幾年來不斷的成長茁壯,孩子們也在樂團鄭老師的帶領下,一個個沒有走針。 總算孩子多已獨立成長,這群過去投注於孩子活動的樂團歷屆召集人與義工媽媽們,終於有了多出來的自己的時間,開始興起了一起玩樂 ( ㄌㄜˋ + ㄩㄝˋ ) 的念頭。 而這念頭與說法也在每年的年度發表會上一再被重覆著,今年終於在這屆熱心的樂團召集媽媽號召下,每週回到孩子的母校玩起了非洲鼓。 一群當年跟著孩子在學校管樂團進出的媽媽們,在樂團耳濡目染中對於樂器與樂音已有些微的認識。 授課的老師上起我們這群歐巴桑的課來,直呼我們是一群資優生,每週的非洲鼓時段總是被期待著也充滿著歡笑。 這週的非洲鼓課程,老師要我們不只是將節拍打出來,還要在節奏的拍打中將旋律與律動帶出,再進階則是要張開耳朵,聽取另一組敲打的節奏,與其應和與融合,達到節奏一致與和諧樂音的最佳境界。 當在練習某一 Pattern 互相交換不同節奏時,兩組有著不同的表現。 於是我們發覺當我們愈能張開雙耳,越能用肢體與眼神互相傳達彼此對於曲子律動的表達與展現時,兩組在音樂的和諧與融合性便愈緊密。 一本以樂團指揮家指揮樂團演奏為譬喻的管理書 ─「指揮台上的管理課」也提到:「當一位樂手長期坐在同一個位置,他會在不知不覺中,假設每個人都能聽到他所聽到的,也很可能真是如此。他會理所當然地認為,大家都體驗著相同的現實感。……而且,他並未察覺到自己『沒』聽到的,以及那些聽不到『他』的人。」 在任何組織與團體中與他人的互動不亦如是。 先把握住自己的立場與本份,學習好該有的基本功 ( 技 ) ;然後發揮自己的潛能,加上自己的思維與創新巧思 ( 藝 ) ;當技藝已然純熟,要追求的是與大環境整體互動的和諧,這時便需多一些柔軟,多一份觀看與聆聽他人的心,並能隨時適度修正與改變自己,與大環境達到超乎技藝之外的圓融一體之美 ( 美 ) 。 第一階段:基本節奏 => 『技』的練習 第二階段:輔以旋律 => 『藝』的展現 第三階段:聆聽互動 => 『美』的和諧 阿姐在學習非洲鼓的過程中

[阿姐育兒篇] 我說,我是國三生的媽 @2005.11.08

圖片
壓力,有點多; 空閒,不太夠; 時間,永遠只有那麼多。  大家或許看過黑貓小聲地說、高興地說、 透過他人嘴中偷偷地說。 但這次黑貓要說說自己的生活 ── 有點疲倦又有點釋然地說。 我說, 我是國三生的媽。 看著天絃小考、段考、模擬考, 一個考試接著一個考試, 黑貓迎接著天絃時而歡喜時而悲傷的心情。 黑貓在這無止盡的循環裡, 漸漸地察覺:我是國三生的媽。 生活的步調稍稍調整,只怕做的還是不夠; 早起做羹湯,只爲了安撫天絃疲憊的心, 希望不需調味便能讓天絃嚐到黑貓原汁原味的愛; 我說,我是國三生的媽, 許多人已較黑貓早體驗過。  見到天絃煩躁,或是挫折, 只能告訴天絃不需在意分數、那不重要, 黑貓不要天絃是永遠的第一名, 所有的一切 ── 喜怒哀樂的一切, 好像僅建築在天絃的喜怒哀樂上, 建築在分數上的大小考卷,血淋淋的紅。  考的好,擔心下一張考卷的壓力更大; 考不好,知道天絃正忍受悲傷暗自掉淚, 黑貓的淚是無聲的,不需在臉龐上溫潤地流動, 它盡往肚裡流,又直竄心底, 就可以感受到它揪至心底的酸痛。  當然,生活不只是憂慮, 黑貓的朋友不少,大家都很支持我。 在網誌貼些文章, 不管大家喜歡不喜歡看、給黑貓鼓勵, 都像是一股無形的助力, 也許世上可以有相隔這麼遠的契合, 心情愉快,煩惱也自然遠去。  國三生的媽, 生活比較忙也比較紊亂, 黑貓與時間拔河,抽空做自己想做的事, 給自己一點時間空間,能得到大家的鼓勵, 真的讓黑貓感動萬分。 見到天絃時而大笑時而落淚, 黑貓只能躲在角落拭淚, 感慨天絃投錯胎,否則以天絃天資聰穎, 恐怕早已成龍成鳳。 或許有一天當天絃終究習慣這樣的枯燥折騰, 便會了解平凡也是一種幸福。  當黑貓看見天絃透過某人的口, 或親口對別人訴說著自己, 黑貓眼框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黑貓想跟天絃說 ── 黑貓永遠會是天絃完美的聽眾, 是永不會讓台上的人失望的觀眾。 天絃越來越忙了, 也許未來會越來越沒有機會在星空茶坊和大家說說話, 但黑貓希望偶爾也可以看到天絃說說話, 因為黑貓知道因為這樣的訴說叫天

[生活隨筆] 2013.12.03 海海人生

圖片
人生際遇猶如水上行舟,總有載沉載浮之際; 順勢上遊亦或逆水行舟,總有到達彼岸之時。 (Lynn 心情小語。 2012.12.03)

[生活隨筆] 陪伴是一輩子的課題

圖片
         這個周末帶著爸媽到日月潭渡假,這趟行程原是安排在中秋假期,但由於颱風到來,雖沒風沒雨但也怕帶著老人家,恐路程風姐生變,於是旅程延到了今天。          在旅程中也在臉書記載著日月潭的湖光山色,然後將手機給爸媽看如何將他們PO上網,告訴他們遠在米國的大貓也即時的按了讚,表示大貓也在跟外公外婆打著招呼。  還有以前童年友伴,以及老友們也在跟他們問著好回著話。  爸媽高興的說,這麼快連美國的大貓都可以看得到。         這趟旅程阿姐沒有因為要照顧兩位近八十與九十高齡的老人家而特別辛苦,因為雙親都有健康的身體,只是動作會慢一些,你可能需要選擇平路少一些階梯;聽力與視力會差一點,你可能必須交代事情時要多重覆幾次,並在耳邊大聲說一說。   就像小時候他們對著你,不厭其煩的重複教導一般,就像你小時候他們必須等著你用蹣跚的步履學步,就像你小時候他們必須牽著你的小手,帶著你探索世界一樣。                         其實父母與孩子一樣,需要的只是陪伴,陪伴他們走出因年華老去,無法自己獨自走出的生活圈;子女陪著吃一餐飯,安排一趟走出家門的旅遊,都會讓父母笑逐顏開。   陪伴是人生一輩子的課題,為人父母陪伴孩子的成長,為人子女陪伴父母的年華老去。  有些人生的課題,我們只能及時跟進無法回顧,陪伴只有及時。         在環湖步道散步時,遇到一位在步道上痛哭流涕的婦人,一再說著去年的她尚需坐在輪椅上,如今可以自己站在這裡是神的恩典,陪伴她的是她的年輕友人。  遇到一位拄著拐杖的老先生,一路對著遇到的路人說著話,還對著我說我相機螢幕的湖邊日月行館漂亮,陪伴他的是他的柺杖與沿路的遊人。             我一路沿著湖邊自顧自拍著自己喜歡的景物,爸媽在前面健步走著,看著雙親的背影,不禁吟唱起白髮吟來....  你身邊的人生伴侶,也將是你終身的陪伴..... 當你花容漸漸衰 烏漆黑髮也灰白 我心依然如當初 對你永遠親又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