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姐育兒篇] 我說,我是國三生的媽 @2005.11.08

壓力,有點多;
空閒,不太夠;
時間,永遠只有那麼多。

 大家或許看過黑貓小聲地說、高興地說、
透過他人嘴中偷偷地說。
但這次黑貓要說說自己的生活 ──
有點疲倦又有點釋然地說。
我說,
我是國三生的媽。

看著天絃小考、段考、模擬考,
一個考試接著一個考試,
黑貓迎接著天絃時而歡喜時而悲傷的心情。
黑貓在這無止盡的循環裡,
漸漸地察覺:我是國三生的媽。

生活的步調稍稍調整,只怕做的還是不夠;
早起做羹湯,只爲了安撫天絃疲憊的心,
希望不需調味便能讓天絃嚐到黑貓原汁原味的愛;
我說,我是國三生的媽,
許多人已較黑貓早體驗過。

 見到天絃煩躁,或是挫折,
只能告訴天絃不需在意分數、那不重要,
黑貓不要天絃是永遠的第一名,
所有的一切 ── 喜怒哀樂的一切,
好像僅建築在天絃的喜怒哀樂上,
建築在分數上的大小考卷,血淋淋的紅。

 考的好,擔心下一張考卷的壓力更大;
考不好,知道天絃正忍受悲傷暗自掉淚,
黑貓的淚是無聲的,不需在臉龐上溫潤地流動,
它盡往肚裡流,又直竄心底,
就可以感受到它揪至心底的酸痛。

 當然,生活不只是憂慮,
黑貓的朋友不少,大家都很支持我。
在網誌貼些文章,
不管大家喜歡不喜歡看、給黑貓鼓勵,
都像是一股無形的助力,
也許世上可以有相隔這麼遠的契合,
心情愉快,煩惱也自然遠去。

 國三生的媽,
生活比較忙也比較紊亂,
黑貓與時間拔河,抽空做自己想做的事,
給自己一點時間空間,能得到大家的鼓勵,
真的讓黑貓感動萬分。
見到天絃時而大笑時而落淚,
黑貓只能躲在角落拭淚,
感慨天絃投錯胎,否則以天絃天資聰穎,
恐怕早已成龍成鳳。
或許有一天當天絃終究習慣這樣的枯燥折騰,
便會了解平凡也是一種幸福。

 當黑貓看見天絃透過某人的口,
或親口對別人訴說著自己,
黑貓眼框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黑貓想跟天絃說 ── 黑貓永遠會是天絃完美的聽眾,
是永不會讓台上的人失望的觀眾。

天絃越來越忙了,
也許未來會越來越沒有機會在星空茶坊和大家說說話,
但黑貓希望偶爾也可以看到天絃說說話,
因為黑貓知道因為這樣的訴說叫天絃感到快樂。

我說,我是國三生的媽。

後記:回應大貓部落格隨筆 「我說,這是國三生活」 (大貓筆名天絃,取自天地宇宙之絃)
*****************************************************************************
此文與大貓當年在其部落格的文章呼應,當時大貓以天弦為筆名有一部落格,因為要準備高中聯考打算暫時停歇發了一篇文『我說,這是國三生活』(文章聯結 『我說,這是國三生活』)。當年我亦用同樣的語法對仗應和寫了此文『我說,我是國三生的媽』。
原文載於 PC Home 黑貓的窩 (文章聯結 「我說,我是國三生的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