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隨筆] 鄉居。查某人

鄉居。查某人

查某人在鄉下是不需要名字的,
尤其是一年回鄉一兩次的查某人。


剃頭阿珠的騎樓是曬冬陽的好地點,
一條長木椅在騎樓屋簷下,
屋簷剛好擋住曬在臉上的陽光,
又可以滿身照得在暖暖冬陽下。

一起曬冬陽的不知名阿嬸與剃頭阿珠,
聊著哪邊有可以插花的黑白棋,
阿嬸看著我與阿珠嬸閒話家常,
說著:都市人這樣就挺好的了,
剃頭阿珠說:她是xx嬸在台北的媳婦。
阿嬸重複的說著:都市人這樣就挺好的了。

原來都市人在鄉居人的定義是:
不與人來往與不互相搭訕的都市人。


洗頭阿胭的美容院總是敞開著大門,
阿胭總不在店頭,
常看到等著洗頭的人在店裡的椅子等待,
一會兒阿胭便騎著機車趕到。

以前聽說一大早就到果菜市場打零工,
還兼了許多其他零工,
阿胭獨自撫養兩個小孩,
阿胭總是打扮的鮮豔明亮。
  

過年期間鄉下的查甫人,
是真的放假了的甫人。

街坊的騎樓下放著桌椅,
甫人在暖陽下打著麻將,
觀戰的與正在戰局的甫人
懶洋洋的曬著太陽。
過年期間的查某人是最忙碌的,
從除夕前忙到年後,
甚至忙上一整年。

總管說南部的冬陽適合老居,
鄉居的那幾天名字就叫「xx的查某人」,
我想起許久以前用的部落格便取名Nobody,
查某人就叫Nobody,
這樣的稱呼也挺好的。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