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手札] 《非暴力溝通工作坊》 第三步曲:需要


              今年二月參加第一次非暴力溝通工作坊課程後,因為疫情關係自己停止一切活動,因此沒能參加第二步曲的「感受」學習,這個月恢復課程時,Lisa老師在群組中提到這次是工作坊最重要的一堂課,於是在關了好一陣子禁閉的疫情期,在需要的召喚下又踏入了工作坊,這堂課經由與組員的同理心練習中,找到了自己的需要。

            非暴力溝通是真誠的說、誠實的說,如實的表達自我內在真實的感受。 在談溝通時,我們常聽到傾聽是溝通最重要的一件事,在NVC 「聽」與「說」是同等重要的。  「聽」要聽到對方的「感受」與「需要」,對方若用評論的語言,我們必須用「問」的方式去觀察,問出對方的需要與感受,將評論的語言轉換成陳述事實現象,要能如錄像一般將現場如實的錄影下來。

      「感受」要先接住對方的情緒,先要「同理」對方的感受,再「問」觀察。 課堂上用了大部分的時間進行同理心練習,練習猜對方的感受和需要。


同理心練習

   -  我們將自己不舒適的經驗故事說了出來
   -  我們練習「臨在」的聆聽與理解,並將對方的內容重述出來
   -  我們學習聽到對方的「感受」,與對方做出連結,猜測出他的「需要」
   -  最後讓說故事者選出三個最能表達自已的需要卡片
   -  再讓說故事者說出此刻感受,讓他知道此刻的狀態

        組員們各自述說自己的故事,我們一起聆聽、同理、猜測需要,看到需要與聽到了解自己需要後的此刻狀態。  在這樣的過程中,除了學習「臨在」聆聽以及觀察對方的需要,也藉由這樣的過程自我釐清心中的需要,放下不明所以的不舒適情緒,找出自己內在真正的核心需要,當我們找到核心的需要,其他的需要也會同時的被滿足。  


       我們常常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感受,或忽略了自己的需要。 我們在聆聽他人談話時,常常沒能全身心的「臨在」聆聽。 要放下身份的去聽,此處的放下身份非丟掉身份,Lisa老師說:「放下身份指的是暫時放在一邊,隨時可以拿回來,同理傾聽並不是要丟掉自己的身分,只是暫時擱置在一旁,不去理會它。 全身心的聆聽並不是表示我同意對方說的,只是專注聽對方的內容和他的感受和需要。」

        當我們找到核心的需要,其他的需要也會同時的被滿足。






      非暴力溝通的第四章與第五章提到的便是感受,感受的根源來自於我們自身。 


課後心得

      課堂上的同理心練習,經由「臨在」的聆聽,以及與組員一起找到自己對問題的核心需求。  聆聽別人的故事以及發覺需求的過程,因為臨在所以更能同理,因為理解所以更能感同身受,因為需要的語言,讓我們發覺與挖掘自己內在的需求。 

      我們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感受,也因為自己無法放下身份,不容易體會他人的感受與需要,經過這樣的練習,讓我們更知道要同理自己與同理他人。

      剛巧日前讀到一篇文章,提到愛語 — 智慧的語言,是從聽者的需求及角度,說出真誠懇切能利益對方的語言


《非暴力溝通工作坊》第一步曲:觀察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